低估值高价值股分布在银行、保险_市场掘金_市场_中金在线

2017年,周可彦掌舵的基金集体爆发:银华富裕主题的净值增长率达到53.09%,而银华沪港深精选的净值增长率达到49.61%。不仅如此,周可彦任职富裕主题基金经理迄今,其任职回报已经达到了140.54%。
“市场受到较多外部因素的影响,比如近期贸易战等波动较为剧烈,难免会对基金管理产生一定的干扰,但从我的投资逻辑来讲,更关注追求中长期持续稳定收益。”本周,周可彦在接受《红周刊》专访时表示,“在投资标的选择上,白马蓝筹和成长并不矛盾,业绩仍然是主线。低估值、高价值个股分布在银行、保险和消费升级领域。”
自上而下看大势 自下而上选个股
《红周刊》:回顾这几年的操作历程,您觉得成功的经验何在?
周可彦:从投资风格来讲,我偏向于价值投资。管理基金上,我九成以上的精力放在自下而上研究公司和行业上,除了年初自上而下判断全年投资形势、做好仓位规划外,之后全年的仓位只会在极少的关键时点做再平衡。所以我的换手率通常较低,有些好股票我们会拿两三年不动。我通常不会因为市场的短期波动而进行仓位调整,因为事实证明往往频繁地择时不会有很好的效果。
在自下而上研究公司和行业上,研究和投资坚持60:40法则,研究占比60%,投资占比40%;而在研究的95:5法则中,行业研究占比95%,判断大盘占比5%。
同时,在投资标的选择上,白马蓝筹和成长并不矛盾,价值和成长不应该对立,因为所有投资标的的价值都是未来现金流的折现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成长股只是未来现金流增速高一些,价值股则未来现金流增长没那么高。
《红周刊》:当前一季报还没有公布,从去年四季度的情况来看,主要的白酒股基本均在您的重仓池中了。包括了茅台、五粮液、汾酒、洋河、古井贡、泸州老窖、老白干,请问您彼时特别看好白酒这一板块的逻辑何在?
周可彦:对白酒行业的关注并不是从2017年才开始,而是早在两三年前就布局了。除了研读公司定期报告外,我还会每年在五月成都糖酒会上收集信息,包括去上市公司进行调研;当然定期到销售网点跟踪销量,做上下游的调研也非常重要。
2017年白酒行业上涨,背后是行业景气度的好转,去年很多公司中报业绩超预期,尤其是区域性上市白酒龙头公司未来市值增长的潜力更大。跟其他板块相比,白酒股的业绩和回报确定性较为突出。
虽然这类投资标的的股价经历了较长时间和较大幅度的上涨,但是结合未来几年的增长水平和增长的确定性,综合考虑ROE、经营性现金流等方面,从长期的投资视角审视商业模式即是不是一个好生意,以及国际同类企业比较,我们认为大多数食品饮料优势品种的估值水平并没有泡沫,当然我们要密切关注行业和公司的基本面变化和估值水平变化。
《红周刊》:您的持仓相对长期,重仓股的换手率较低,建仓重仓股时,您会参考哪些财务指标?
周可彦:基本上说,我的投资要点是以下两点:一是精选个股、精选行业,寻找预期差,努力寻找价格显著低于价值的投资标的;二是在市场关键时点,进行基金仓位和持仓结构的动态再平衡。
至于选择标准,要看定量和定性两个方面。如果对于中长期来说,定性的因素越来越重要了,不能光看定量的指标。定性的因素就是分析整个商业模式,公司护城河、品牌力等,尤其是品牌这种因素越来越重要。也许有的公司短期盈利很好,但是需要大量的资本投入,行业竞争环境很恶劣,变化很大,这种我认为不是那么好的商业模式。
定量的因素,我们当然要看它的ROE水平,看它当前未来业绩增速的情况,增速的确定性等。
《红周刊》:而当重仓股出现怎样的信号时,您会选择卖出呢?
周可彦:卖出股票有三个标准:一是价格和价值,价格基本达到我们判定的内在价值了就卖掉;二是仓位一定的情况下,发现了性价比更好的标的,就把原有的换掉;三是上市公司的基本面发生了恶化。通过这三个标准来衡量,虽然某些品种已经上涨了很多,但如果和其内在价值相比还有相当的空间,我们会继续持有,当然要一直紧密跟踪行业、公司基本面和估值水平的变化。
GARP策略派的价值投资
《红周刊》:刚才您谈到偏向价值投资,那么实战中您遵循着怎样的价值投资策略?
周可彦:市场有很多种风格,大部分投资者是趋势交易风格,真正做价值投资的人比较少,尤其是能长期坚持做价值投资的,就更是凤毛麟角。价值投资分为两类,一种是深度价值,即绝对低估值的公司,比如当前的银行板块;另一类,叫做GARP(Growth at a Reasonable Price),就是以一个合理价格买入较为确定的增长,它的静态估值并不一定低,比如估值可能在30倍左右,未来几年业绩的复合平均增速也在30%以上。这种方式,比较接近用PEG指标(市盈率相对盈利增长比率)来考量上市公司。从银华富裕的投资来看,可能我们更接近于后面一种。
《红周刊》:愿闻其详。
周可彦:究其原因,从之前银华富裕的持仓来看,银行占比很少,消费股持有较多。而消费股的特点,就是未来增速能看得比较清晰,它比较适合用PEG的方法来估值。如果硬要分类的话,我们可能比较类似GARP。当然我认为价值和成长是统一的,只是未来现金流分布的不同。
换言之,从投资的思路来看,我坚持追求低估值、高价值股,并不严格区分大盘股还是小盘股、价值股还是成长股,而是在估值合理基础上找到真价值和真成长,回归到基本面驱动投资的本质。
价值投资一定是逆向,反人性或者说反直觉的。这就好比种田,没有烈日下的耕种劳作和长时间忍耐与等待,就不可能有收获。投资要深耕自己的能力圈,同时走出舒适区,努力拓展能力圈。看到属于能力圈范围内的好的投资标的下跌越多越高兴就对了,因为这样才能有播种的机会。
抓住业绩主线,中长期看好港股市场
《红周刊》:谈谈二季度的A股市场吧。
周可彦:市场受到较多外部因素的影响,比如贸易战等波动较为剧烈,难免会对基金管理产生一定的干扰,但从我的投资逻辑来讲,更关注追求中长期持续稳定收益。因此如果我看好的公司不是因此基本面受到重大影响,则不会做短期波段操作。2018年就大类资产配置的角度考虑,股票投资应该还是最优选择。但是相比2017年,今年的波动会更大一些,这从一季度就能够看出。同时,我们认为对于全年的收益预期也会适度降低。
《红周刊》:近期创业板表现强于大盘股,对于市场中讨论的风格转换,您怎么看?
周可彦:创业板是阶段性表现,毕竟已经跌了很长时间,跌幅比较大。但我不认为是简单的一种板块轮动,去年、前年是大盘,今年会不会就是小盘好?押大押小,我不这么看,我觉得还是回归到投资的本质。A股投资将不再是简单的押“大”押“斜,在经济中长期向好以及入摩、监管趋严等众多因素影响下,投资将会进一步回归到基本面研究,业绩主线下的价值投资仍然是主流。
比如全市场200多只股票在2016年间创下历史新高,这些股票广泛分布在几乎所有的二级子行业中。这些创新高的股票多数有鲜明的特征,就是基本面良好并且估值便宜或合理,而只有通过深入的基本面研究才能获取超额收益。
《红周刊》:低估值、高价值个股分布在哪些行业?
周可彦:一是银行。根本原因是看好实体经济进一步向好,尽管银行因为某些不得而知的原因近期发生了调整,但这恰恰给了着眼中长期的价值投资者较好的买入时点。
二是寿险。我们对保险行业的长期基本面看好,短期的保费增速问题很大程度是结构性因素,股价因为这些短期因素发生了调整,也是乐于看到的。
三是我们一直看好的消费升级和产业升级方向的投资标的,广泛分布在多个行业。
《红周刊》:此外,作为银华沪港深基金的基金经理,您对于接下来的港股市场,又持有何种观点,投资者二季度掘金港股又应该遵循怎样的投资逻辑呢?
周可彦:我们认为港股中长期还是看好的,前期随着美股的调整,港股出现了回调。港股的估值水平同类的确实比A股低。特别是很多A+H的标的港股还有较大的折价。从目前的情况看,如果国际市场有波动,港股受影响会比A股大一些。但随着南下资金越来越多,包括内资保险公司可以直接投资港股了,香港市场抵抗外界波动的能力也在增强。综合分析下来,我们还是对港股长期的走势保持乐观态度。
炒股佣金最低|炒股开户佣金|证券公司炒股佣金 - 新股民需要了解的炒股佣金计算公式 !版权所有,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,转载请注明!本文固定链接
喜欢 ()or分享